/


当前位置:江阴市环保局 > 公司新闻 >

随着穿戴设备技术的介入

  所以,同样地,造梦所使用的穿戴设备它与人的大脑发出的电信号直接相连,势必会记录到许多跟大脑活动相关的数据。而这具体涉及到哪些数据,开发者又会利用这些数据去做些什么事情,这群人往往对此讳莫如深。在2005年的时候,芝加哥公牛队要求前NBA前锋Eddy Curry必须先提交DNA测试结果以后,才能与之签订价值500万美元的合同。另外,在普遍的球类竞技赛场上,随着穿戴设备技术的介入,很多球员甚至已经放弃了维护自己隐私的权利。汗水和睡眠监测在职业体育界变得非常常见,必要的时候为了提高赛场表现,甚至会用上血液测试。而且随着未来将无处不在的物联网开始快速成长,大量相关的可穿戴设备也会开始进行相互连接以此来积累更多的生物数据。但是在这一时代到来之前,我们必须界定好哪里是人类最后的心理防线。因为数据并不总是有利于人类的,它只对部分人有利。尽管智能造梦的噱头听上去很棒,研制造梦机器的研究人员脑洞也很大,但是脑洞大的代价就是要补的坑会很多。智能造梦能否有效提高人类的创造能力并不好说,名人们利用梦境的故事不仅仅与他们做的梦有关,也与他们的大脑本身的构造以及他们日常生活的点滴密切相关。另外,利用梦境来治病这桩生意在社会上从来就没有大热过。催眠师们虽然一直都存在,但是缺乏科学佐证的东西往往短期之内难以得到广泛的推行。因此,在智能造梦的美名之下,埋藏的问题并不在少数。
 
  实际上,人工智能造梦能够起作用最关键的一点是要把人的睡眠停留在一个半梦半醒的阶段,因为只有在这个阶段人才能对自己的梦境拥有足够的记忆能力。而通常我们在这个阶段所做的梦,都被称做“清明梦”。在“清明梦”的状态之下,我们能够拥有清醒时候的思考和记忆能力。
 
  但是最近有一项研究表明,发作性睡病患者比起普通人更容易做“清明梦”。这个群体的人平均每月会做7次“清明梦”,而普通人平均两个月才做一次。发作性睡病患者有多痛苦呢?他们会遭受睡眠的突然来袭,而且他们的白天时间几乎都在睡觉。如果我们了解他们的痛苦,那么就会知道经常主动进入“清明梦”其实并不是一个好事。发作性睡病和“清醒梦”息息相关。假设我们把机器造梦变成一种习惯,那么当我们离开了这样的机器,却很有可能会发现我们难以回到现实生活。因为过于频繁的“清明梦”极容易反过来让我们成为发作性睡病的患者,永远与梦做邻居。
 
  每一项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都需要以数据的堆叠来作为法宝。但往往某一公司前期推出的人工智能产品会因为没有足够的数据而显得并没有那么智能。不智能为什么还要量产?下一代产品又是怎么升级?答案是利用第一代产品收集足够的数据来投喂“后代子孙”。乍看之下,这逻辑似乎并没有毛病。因为说的好听这可以叫做“信息共享”,但是,说得不好听,这实际也可以叫做隐私侵犯。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8-07-19  【打印此页】  【关闭
友情链接: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