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江阴市环保局 > 联系我们 >

政府在教育财政方面投入的不足

  进入夏季,每到周末,扬州大学文汇路校区的实验田里都会有一群大学生戴着草帽,或在瓜架间采摘黄瓜,或在花房里伺弄栀子花,一派田园劳作的场景。
  事实上,这是该校园艺与植物保护学院举行的“园艺疗法”特色心理健康项目,每周末组织学生“走进花园、走入菜园”,融入大自然,在园艺育心的过程中,体会生命的美好。
  “把心理健康教育与专业、学科深度融合,走特色化、亲民化之路,既提高了学生参与的沉浸度,也扩大了教育的感染力。”扬州大学心理健康教育中心主任侯燕说。
  在水利与能源动力工程学院,“会说话的火柴人”心理漫画在微博、微信等新媒体平台上吸引了一批大学生“铁粉”;音乐学院则将专业优势结合相关心理学知识,探索“音乐治疗”,舒缓不良情绪,培育积极心理;文学院阅读中心开设“文学与心理”经典课程,提升心理韧性。
  作为江苏省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与研究五大基地之一,近年来,扬州大学积极构建了教育教学、实践活动、咨询服务、预防干预、平台保障“五位一体”的心理健康教育工作格局,充分发挥综合性大学学科门类齐全的优势,着力推行“专业+心理健康教育”的模式,注重趣味性、参与性,寓教于乐、寓学于乐,形成了遍地开花、各具特色的心理健康教育局面。作为教育管理现代化的一种形式,集团化办学已成为当前推进教育领域综合改革的重要举措。它有利于盘活教育资源,促进多方协作与互助,实现共赢发展。明晰集团化办学的正确方向,加强治理,更大程度地实现教育资源的优化配置,是基础教育集团化办学过程中亟待思考和解决的课题。本版集纳相关文章,探讨有关问题,敬请关注。——编者
  高师院校是教师教育的主要承担者,是基础教育师资培养的摇篮,与中小学存在天然的渊源关系。加强与中小学的合作,为基础教育提供服务,应该成为高师院校办学的重要任务和使命。集团化办学是一种以契约为纽带构建的大规模、多层次的组织形态,是通过优势互补或以强带弱,推进教育资源优质均衡发展的办学模式。它使传统学校由单一封闭走向联合开放,推动着学校组织变革。
  集团化办学影响力不断提升
  目前,我国正在积极推进基础教育领域的综合改革,强调高等教育与基础教育的协同发展。各高师院校在深化教师教育改革过程中,开始不断强化基础教育对外合作办学,纷纷成立基础教育集团,新建或扩建附属(合作)学校,使集团化办学规模不断扩大,社会影响力迅速提升。
  一是管理机构纷纷建立。
  高师院校成立集团办学管理机构,开展基础教育集团化办学。北京师范大学是我国最早开展基础教育对外服务的高校,早在20世纪80年代就成立了基础教育对外合作办学部,负责基础教育管理与对外教育服务工作。上海师范大学、安徽师范大学、云南师范大学、南京师范大学、华中师范大学、华东师范大学等国内20多所高等师范院校也相继成立了基础教育集团或合作办学部,对集团内部成员承担管理、监督和服务职能,并成为高师院校展示教师教育特色和服务基础教育的重要窗口。它们依托高师院校雄厚的教育资源和成熟的办学经验,搭建多方支持的教育平台,形成了成熟的合作办学流程,在大、中、小学合作中发挥了重要的示范和带动作用。
  二是跨区域协作现象突出。
  当前,在基础教育均衡发展的背景下,高师院校开展基础教育合作办学的热情持续高涨,极力推进跨区域办学,合作学校不再局限于本市区范围内,而是延伸到周边地市。
  一些教育部直属高校凭借自身雄厚的教育资源和区位优势,将合作办学范围拓展到全国各地。较为突出的是北京师范大学和华中师范大学。北京师范大学30多年间,优质教育资源不断辐射到福建、四川、广西、广东、湖南等20多个省份。2012年至今,华中师范大学先后在湖北、海南、广东、江苏、甘肃等多个省份开展合作办学,学生人数和教师人数每年稳步增长。此外,目前大部分省属高师院校也凭借自身优势资源,加强与地方政府及企业的合作,逐渐将基础教育合作办学范围延伸到省内其他地区。
  高师院校通过跨区域合作,将优质教育资源扩展到更大范围,带动了一大批弱势学校的发展,对推进基础教育资源均衡配置发挥了重要作用。
  三是集团联盟化趋势凸显。
  构筑合作联盟已成为当前推进教育领域综合改革的重要举措,它有利于盘活教育资源,促进多方协作与互助,实现共赢发展。
  近年来,为了更有效地提升合作办学的质量和水平,全国高师院校基础教育集团之间开始加强横向联系与合作,构筑联盟共同体。2013年7月,北京师范大学联合全国20多所高师院校,成立了全国高等师范院校基础教育合作办学工作研究会。除此之外,各高师院校基础教育集团之间也建立了日常伙伴交流关系,通过互访、专题调研等形式借鉴与分享优秀的办学经验,对提升集团化办学的整体水平发挥了重要作用。
  集团化办学问题呈现
  集团化办学有助于实现优质教育资源的合理配置,促进基础教育的均衡发展。目前高师院校基础教育集团化办学正处于探索阶段,随着合作范围和办学规模不断扩大,逐渐暴露出亟待解决的问题。
  一是合作办学的功利化。
  目前高师院校基础教育合作办学需要巨额的资金投入,资本的介入确实能在很大程度上缓解政府在教育财政方面投入的不足,但资本自身的逐利本性又极易造成集团办学的产业化倾向。审视现实,在当前以房地产为主导的城市经济发展模式下,以迎合民众对优质基础教育需要为导向的集团化办学,确实能给合作各方带来巨大收益,企业、高师院校和政府部门在实现紧密合作过程中结成了稳固的“利益共同体”。很多高师院校之所以以极高的热情投入基础教育合作办学,一方面是自身深化综合改革和拓展职能的需要,另一方面也是现实利益诱惑和资本驱动的结果。对于地方政府尤其是教育行政部门而言,引入优质教育资源,兴建和发展“名校”,也是一项教育政绩。可以说,当前高师院校基础教育集团化办学的快速发展,是经济利益与政治功利双向推动的必然结果。
  急功近利的心态,导致高师院校基础教育合作办学中的形式主义倾向。这主要表现为后续合作中往往更重视“项目”启动、“挂牌”仪式等形式工程。如果形式化现象得不到遏制,集团化办学对中小学教学改进并不会产生实质性帮助,从长远来看也不利于高师院校的整体发展,甚至有损高师院校的良好社会形象。
  二是大、中、小学合作不畅。
  从理论上来说,高师院校基础教育集团化办学可以更好地发挥大、中、小学合作的价值,促进和提升集团内部学校的办学成效。高师院校自身往往拥有较高的学科平台,在教育科研中具有较强的理论优势,也有充足的条件来凝聚教师教育团队力量,这些都是基础教育集团应该充分挖掘和凭借的资源。但高师院校理论研究者与中小学教师之间尚未建立起联系密切、制度化和规范化的合作伙伴关系,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和制约了基础教育集团化办学的成效。
  三是管理机制尚待完善。
  基础教育集团是由多个单元组成的复杂系统,其有效运营依赖于完善的内部管理机制的建立,需要集团内部运行机制进行一场深度变革。现实中,部分基础教育集团暴露出内部管理体制方面的漏洞,影响到集团内部学校质量的提升和集团自身的长远、可持续发展。具体表现在:第一,机构虚设现象突出。某些集团理事会、监理会是“一套人马,两个牌子”,既没有实质性运行,也未能在集团决策和发展中发挥实质性作用。第二,评估督导跟进不足,且偏远地区成员校存在被“边缘化”的倾向。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8-07-29  【打印此页】  【关闭
友情链接: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