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江阴市环保局 > 联系我们 >

成为全球通信设备的领头羊

    近日关于美国某政府官员采访时候说出的最近美国针对中国企业打击行为和目的的采访引发很大舆论反响,尤其是那个关于要叫停中国工业2025,让中国经济陷入停滞的言论,更是引发很多国人的不满!
  当然,不满归不满,我们也已经看到美国人的小动作很频繁,四处煽风点火,到处的招摇撞骗,而且还真的有某些智商堪忧的人相信,最后还真的开始发起对中国企业的歧视,比如刚刚宣布禁止政府官员使用华为手机的波兰,就属于典型的脑子不好使!再加上已经开始出台政策限制华为的其他几个国家,我们也已经看到针对中国高新企业围追堵截的包围圈已经成型,而这一切貌似也正是美国所为的叫停中国工业2025的实际行动!
  阿兰·梅里埃1938年出生于法国南部城市里昂,来自一个富裕的丝绸制造商家族。年轻时的阿兰·梅里埃曾就读于里昂大学药剂学专业,并曾在哈佛商学院深造。阿兰·梅里埃的祖父马塞尔·梅里埃曾与著名的法国微生物学家、化学家巴斯德合作,并于19世纪末在里昂成立梅里埃研究所,抗击当时蔓延的结核病。1963年,阿兰·梅里埃成立了自己的公司,也就是后来的生物梅里埃。1978年,阿兰·梅里埃第一次来到中国,以此作为契机展开与中国的合作,如SARS和禽流感病毒防治等,为中国的公共健康做出积极贡献。
  家族三代与中国的友好情谊,梅里埃家族与中国情谊深厚,最早追溯至邓小平时代。彼时,阿兰·梅里埃的岳父,是一位法国机动车制造商,也是最早向中国出口卡车的西方人之一。1978年,搭乘中法之间唯一的直航航班瑞士航空,阿兰·梅里埃来到中国,开始向中国科研界介绍梅里埃研究所研制的疫苗。梅里埃先生还记得,第一次与中国人的交流中,中国翻译曾向他示意,不知如何翻译“上市”一词,因为当时的中国还没有股市。正因此,阿兰·梅里埃赞叹40年来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为什么美国要这么干呢?答案很简单,那就是美国人害怕了,尤其是他们害怕华为这样的公司,所以才会千方百计的想打压华为。华为靠着自己的技术击败思科,打败了阿尔卡特朗讯,成为全球通信设备的领头羊,这势必要威胁美国公司的利益,于是乎他们联合其他势力一起打击中国企业也就丝毫不奇怪!
  只是在打击中国企业的过程中,居然还有内鬼参与其中,按照那个接受采访的美国官员的话说叫停中国工业2025不只是美国人的利益需要,某些中国内鬼也可以从中获利!现在比较好奇的是,到底谁才是那些内鬼?
  是谁最害怕中国工业发展?民营企业显然不会,国有企业也不会,真正可能想使坏的就是那些买办们!那些拿着外部势力的钱,藏着中国企业和政府里面,时时刻刻就想着如何把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尽可能的当一条走狗从中国窃取信息,尽可能的通过倒卖中国的信息骗钱,那些人才是最可怕的内鬼。而且,那些内鬼之前也已经抓到了几个,但是显然还不够,还有人藏在真出泄露信息切取机密,那些人不打击显然没办法真的推动中国工业崛起!
  现在的中国企业最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努力发展同时严打内鬼,让居心叵测者彻底暴露出来,如此我们才不会腹背受敌,而如此我们才可以粉碎敌人的挑衅!阿兰·梅里埃是法国梅里埃基金会主席,长期致力于推动中法在艾滋病和结核病防治等领域的交流合作、大力支持中国公共卫生事业发展。梅里埃家族几代人同中国都有友好交往。早在中法建交前,阿兰·梅里埃的岳父就积极推动两国汽车合作,并得到周恩来、邓小平等中国老一代领导人的赞扬。几十年来,梅里埃生物科研中心同中方在结核病防治、感染控制、新发传染病防控等领域开展了合作。双方在上海建立了生产和研发基地,在武汉共建了P4高等级生物安全实验室。为中国精准用药作出贡献,生物梅里埃公司于2013年11月启动中国抗击耐药项目,这是继2008年生物梅里埃公司和中国卫生部国际合作司医院感染控制合作项目之后,中法又一次在应对抗生素耐药领域的战略性合作。2018年12月,由生物梅里埃主导的创新研发项目“中国定制药敏卡”获得法中委员会中法团队合作创新特别提名奖,奖励生物梅里埃为中国公共医疗带来的新贡献。
  细菌感染和抗生素耐药性是人类健康的最大威胁之一。在中国,抗生素处方很多,但对抗生素耐药性的检测仍是一大空缺。目前国际市场上的自动抗菌谱图,主要使用欧洲和美国的药敏卡,并未考虑中国的常用药物。为了挽救患者生命,控制抗菌素耐药性,同时降低医院成本,生物梅里埃专门开发专为中国医生设计的抗菌谱图,通过自动化测试的技术,提高临床微生物实验室的效率,规范抗生素的使用,及时挽救患者的生命。这种中国定制药敏卡针对中国医疗临床的特殊需求,特别是中国的流行病学及用药特点,将中国常用的抗生素首次添加到卡片中。
  “中国定制药敏卡”由生物梅里埃组织来自中国近30 家著名医院的 60 余位专家共同设计,旨在帮助中国临床医生合理使用抗菌药物,为应对耐药菌所致感染提供更好的选择,也为中国精准用药提供了支持。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相关专家曾表示:“‘中国定制药敏卡’更符合中国临床分离病原菌流行病学特征和中国临床医生用药习惯,效率高,结果准,项目具有创新性,明显弥补市场现有产品的不足,为中国的抗菌药物合理安全使用作出了贡献,代表了中法合作创新的精神。”近日,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在北京举行,10名国际友人获颁中国改革友谊奖章,感谢他们对中国改革开放事业的支持和帮助。其中有一位法国人阿兰·梅里埃,成为助力我国医疗卫生事业发展和对外合作的开拓者,他和他的家族,不仅为中国的公共健康事业作出重要贡献,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成就的见证者。
  
  上世纪70至80年代,阿兰·梅里埃与父亲经常往来于中国,与中国科研界的合作也从疫苗转至诊断、传染病防治与安全防控领域,并且与多所中国大学建立合作。1986年,阿兰·梅里埃担任法国罗纳-阿尔卑斯大区副主席时,与上海市缔结了一份文化科技交流合作协议,由此进一步加强中法医疗科研领域的合作。
  1997年,生物梅里埃公司在北京开设代表处,并于2004年在上海建立亚洲分部。梅里埃基金会与中国公共医疗领域的合作也加快了步伐,涉及领域包括呼吸系统疾病、癌症、医疗感染等。梅里埃基金会还参照1999年在里昂建立的实验室模式,与中国合作建立病毒防疫实验室。2015年1月31日,中法新发传染病合作项目中国科学院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即武汉 P4实验室)竣工,针对禽流感、冠状病毒等具有大规模感染威胁的病毒防疫进行研究。
  基于理解基础上的长期友谊,2014年3月,习近平主席访问法国并参观梅里埃生物科研中心。法国《论坛报》曾采访法国商会医疗企业的负责人,这位负责人指出:“最近三十年来,西方国家向亚洲及中国进行的技术转让数量很多,几乎在不到一代人的时间内完成了一次技术转让革命。但是,欧洲人、特别是法国人,一直错误地认为可以把欧洲市场模式复制在中国市场中,甚至希望能够快速达到经济效果,这是错误的,这种高傲的态度在中国行不通。”阿兰·梅里埃明白这一点。
  阿兰·梅里埃在《论坛报》的采访中指出,公共健康领域是中国政府正在积极建立治理模式的领域,对此,外国企业要考虑到自身的转型,才能更好地适应中国市场的变化。他指出:“我们要在很短的时间内作出调整,因为中国在公共健康领域将会越来越自主,对外国技术转让的依靠将减少,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应该多多学习中国人。”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8-12-21  【打印此页】  【关闭
友情链接: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