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江阴市环保局 > 行业新闻 >

我国经济已经进入供给侧改革时期

  互联网金融:在线支付、在线消费金融、P2P、在线金融产品分销、众筹等互联网金融业态,早在2013年以前就发展起来了。2014年,“互联网金融”首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央行副行长李东荣在当年“两会”上表示,互联网金融是新生事物,要发挥它的正面作用。2015年7月,央行等十部门发布了《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表示“支持互联网企业依法合规设立互联网支付机构、网络借贷平台、股权众筹融资平台、网络金融产品销售平台,鼓励电子商务企业在符合金融法律法规规定的条件下自建和完善线上金融服务体系”。
  截止2015年,互联网金融的“牌照体系”已经基本健全,“一行三会”分别监管七张牌照。在执行过程中,央行强调“简政放权,适度监管”,对互联网公司的金融创新采取鼓励方针;地方金融办在监管中发挥着较大作用,它们对本地注册的互联网金融企业的态度一般比较友好。 互联网行业将进入“监管趋严”时代:2014年以来,在“互联网+”和“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等国家政策的加持下,互联网行业享受了几年的“监管宽松”时期。主管部门鼓励增长、简政放权、实行“适度监管”,刺激了整个互联网行业的创新。然而,从2017年下半年起,我们观察到国家政策重点转变,监管环境趋严,更重视社会影响和风险控制,以法规、文件、窗口指导等方式加强管理。可以说,互联网行业将进入“监管趋严”时期。
  游戏、视频行业监管风险仍在积累之中:2018年3月下旬起,游戏版本号暂停发放;8月底,新闻出版署又出台了“游戏总量调控”政策,而且这个政策很可能是8月才制订的。这说明,游戏行业面临的监管风险仍在累积。视频行业也是如此,今年几乎所有主流短视频应用都遭到广电总局约谈或行政处罚,长视频平台也面临更严格的内容、功能审核。
  互联网没有独立于监管的“法外之地”:部分投资者认为,互联网监管的重点仅限于泛娱乐内容领域,不涉及其他细分行业。然而,国家对互联网金融、电商行业的监管也在趋严,说明互联网行业没有“法外之地”。主管部门仍在出台扶持互联网发展的政策,但是重点在于“用互联网推动传统行业的发展”。投资者必须严肃重视、理解当前的政策导向。
  投资建议
  互联网的头部集中态势更加明显:我们将互联网行业的投资评级从“买入”下调至“增持”,以反映监管趋严带来的影响。在任何细分行业,头部公司的抗风险能力都更强,对政策的理解也更深。从直播行业的经验看,监管趋严会在短期抑制全行业增长,在长期促进头部公司的规范化、可持续增长,加快行业整合。我们认为,腾讯控股、阿里巴巴这两个仅有的“霸主”公司将在长期受益;各个行业的垂直龙头也将比中小公司的地位更好。
  聚焦“B端互联网”商业模式:过去,中国互联网的主流是C端(消费者)生意,无论是直接(收费、自营电商)还是间接(广告、佣金)模式;近年来,随着企业需求的提高、付费习惯的培养,B端互联网的崛起势头明显。主营中高端人才招聘的有才天下猎聘、主营微信电商技术服务的中国有赞和微盟都是其中的佼佼者。B端互联网公司也会受到监管环境的影响,但是缓冲空间大、直接受损小,是投资者应对风险的较佳选择。
  互联网出海的重要意义不断提高:腾讯、阿里、今日头条等互联网巨头都拥有庞大的海外业务和海外战略投资。游戏行业本来就存在许多“出海型”上市公司,今年全行业都更加重视出海的战略意义。电商出海也在如火如荼的发展。互联网出海有两层意义:第一是以海外市场弥补国内市场遇到的问题,第二是响应国家“一带一路”“文化输出”号召、争取政策支持。
  互联网行业正在进入“监管趋严”的时代
  自从2014年下半年以来,国家领导人在多个场合发表了支持互联网行业发展、支持互联网创业的号召,各级主管部门出台了许多政策文件。在这一时期,互联网行业经历了比较宽松的监管环境,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业绩增长。但是,今年以来,我们看到监管环境变化,互联网行业正在进入“监管趋严”的时代,规范化运作、注重社会影响成为政策重点。
  互联网行业过去几年面临着比较宽松的监管环境
  2014年9月,李总理在夏季达沃斯论坛上首次提出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当年11月,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乌镇举行,李总理发表重要讲话,指出互联网是“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新工具。2015年3月,《政府工作报告》首次写入了“互联网+”和“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两个概念,马化腾在当年两会提出了将“互联网+”提升到国家战略层面的提案。很快,国务院推出了一系列鼓励互联网行业创新的法规、通知,并且由国家发改委牵头建立了两个部际联席会议机制。
  2015年7月,国务院发布了“互联网+”行动指导意见,提出了十一项重点行动、七项保障支持。2017年1月,中办、国办联合印发了《关于促进移动互联网健康有序发展的意见》,充分肯定了移动互联网对我国经济、民生和安全的重要作用,要求充分发挥我国移动互联网的优势。在细分行业方面,国务院出台了促进电子商务行业发展的方案,印发了“互联网+流通”“互联网+政务”“互联网+先进制造业”“互联网+医疗健康”等多个指导意见。可以说,2015-17年,互联网行业的监管环境比较宽松。
  进入2018年,国家仍然在发布与“互联网+”相关的文件和公报,部际联席会议仍然按期举行,对互联网行业的各项优惠政策也没有停止。但是政策重点发生了一些转变:更强调“互联网行业对传统行业的推动作用”,而不是单纯促进互联网行业自身的增长。我国经济已经进入供给侧改革时期,“调结构”是当前的重中之重,互联网行业当然也需要“调结构”。这种变化是正常的,是行业发展成熟之后的必由之路。
  互联网是一个新兴行业,普遍存在“摸着石头过河”的现象,监管部门一直在“保增长”和“调结构”之间寻找平衡。我们认为,2014-17年,监管部门更重视互联网对整体经济的促进作用,将焦点放在“保增长”一边;今年以来,监管部门更重视互联网行业的社会影响、合法合规,将焦点放在“调结构”这边。从长期看,互联网行业不是“法外之地”,有序监管是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必要条件;但是从短期看,监管环境趋严肯定会对业绩增长有一些抑制作用,使行业进入自己的“供给侧改革”时期。
  各部委出台的配套措施和“简政放权”行为
  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和“互联网+”两大政策的推动下,国家各部委纷纷出台配套措施,扶持互联网行业发展,鼓励创新业态、创业公司做大做强。毫不夸张地说,如果没有各部委、各地方政府的积极配合,过去几年互联网行业的增长速度不会这么快,许多“独角兽公司”根本不会诞生。我们以互联网金融和网络游戏两个行业作为案例。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8-09-07  【打印此页】  【关闭
友情链接:

0